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256|回复: 0

封神演义外传2【转载】

[复制链接]

4

主题

4

帖子

5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5
发表于 2019-8-7 11:08: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3161756541 于 2019-8-12 21:57 编辑

       前面说过,姜子牙是土行孙“捆绑秀”的常客,但两人真正成为朋友是在一次交易以后。姜子牙虽然仅是负责争税的一个小吏,但所有供女入崇府都将先在他那里登记注册。所以姜子牙透露给土行孙这样一个商机,他可以以税务司名义下一道法令,凡不使用“捆仙绳”的供女将不予注册,如此一来他土行孙的生意还会更火爆。

       土行孙当然明白姜子牙的意思,姜子牙确实也从此次交易中得到了他一生中最重要的一笔钱。因为他用这笔钱交纳了原始天尊所索要的巨额学费,以至日后他有足够好的文凭进入政界并辅佐武王一统了江山。

       当然姜子牙也并没有忘记土行孙,当西歧的大军攻克曹州城后,姜子牙便向武王力荐土行孙为工兵营的参军(即总工程师)。土行孙也不辱使命,一路上助姜子牙攻城拔寨立下了赫赫战功。此次姜子牙出此下流主意欲羞辱妲己,也是由于他手中有土行孙这张王牌。

       姜子牙立即将土行孙招至府中,把此次斩杀妲己三女,由他做主捆官一事告与土行孙。“丞相军令如山,土行孙应万死不辞,只是...”姜子牙见土行孙因犹豫而一时语塞便问:“将军有何顾忌直讲当面。

        ”土行孙道:“小的随丞相征战多年,铺栈道,建浮桥,早已不很熟悉捆绑女人了,只怕捆术已疏,误丞相的大事。

        ”“可此事非将军而不能为呀!”“那丞相可否赐小的几天时间,先拿那妲己妖女练习。

        ”“没有武王的手谕,妲己是任何人不能接近的,不过如果将军不在意,我们可以用胡喜媚试手,将军意下如何?”

       据我所知胡喜媚是纣王的宠妃中最为乖巧的一个,年龄也是最小的。由于经常和申公豹等一群标新立异的青年知识分子混在一起,言谈,穿着都十分前卫。申公豹是商都艺术学院的院长,著名的FashionDesigner,尤其以设计女性内衣见长。

        那天姜子牙来到喜媚的房间时,喜媚正穿着申公豹特地为她设计的内衣在一面铜镜面前练习形体。这套内衣是申公豹为了讨好喜媚专门为她练习形体而设计的,面料为真丝,色彩是银白色,而且完全符合喜媚的身条曲线,款式与现代的体操服相似。

       如此大胆前卫的设计,在上古时期是绝无仅有的。也难怪姜子牙他们造谣说朝歌统治阶层生活腐化堕落,伤风败俗。

       其实,西歧人还从未见过这套被他们视为伤风败俗的紧身内衣,姜子牙是第一个。

       首先,映入姜子牙眼帘的并不是喜媚俊俏的脸庞,而是那一双光洁秀美的大腿,接着是在内衣束裹下的浑圆的臀部和饱满的乳房。姜子牙还从未在如此的文化氛围下(如果我们视内衣是一种文化)去打量一个女人,毕竟躲在被窝里插老婆的洞洞并不能算文化活动。

       “丞相早晨好,吃饭了没?

        ”姜子牙的注意力全在喜媚的身体上, 只是随便支吾着.

        “丞相这么忙, 还知道看小女, 小女好开心啊。

        “例行公事,例行公事。夫人有什么不方便的尽管提出来。我们一定帮着解决。

       “待在这里好闷啊, 我们姐妹可不可以去shopping?

        “不行,不行,夫人有所不知, 时下治安还没有完全恢复,乱的很呢,你们几个年轻女孩子出去很不安全的。

        “那丞相陪我们玩麻将吧,我们可是三缺一呀。”

        “这个嘛,恕老臣还有公务在身。”

       “要不丞相帮着把那些兵哥哥撤了吧,他们的脸色总是冷冰冰的很难看啊,想起来就不想吃饭,妲己姐姐都好几天没吃好饭了。这可是大王派来专门保护你们姐妹的,撤不得啊。”

       “撤不得?

        你怎么什么都做不了主呀?

        这哪是保护我们呀,分明是看着我们嘛。

       你还不如叫他们用绳子把我们姐妹都绑了来得干脆。说着喜媚撒娇的将手背到了身后,并转过了身,摆出一副要姜子牙捆绑的姿态。

       这一举动让姜子牙激动得好似挨了窝心一脚,胸口一阵发热,他急忙拍手示意门外的土行孙进屋。

        这土行孙拎着几捆麻绳早已等得心焦,只隐隐约约听到里面莺声燕语的说了什么“绳”啦,“绑”啦的,紧接着就是姜子牙示意他进去的暗号。当土行孙疾步走入喜媚的房间时,土行孙也看愣了神,只见眼前一个身着古怪衣服的年轻女孩子背对着自己,两手交叉放在背后,一副很乖的样子。

       直到姜子牙挤眉弄眼示意他上手,土行孙才如梦方醒。再说喜媚哪里知道背后还站着一个土行孙,她早看出来姜子牙是个老色鬼,不过是想撒个娇逼姜子牙做出一些让步而已。

       半天姜子牙在后面一点动静都没有,正觉得纳闷,忽然感到一只粗糙的大手用力钳住了自己的胳膊,直惊得喜媚急忙回头。只见身后一个黄脸的壮汉正开始往自己的手臂上缠绕绳索,“丞相,这是何意?”子牙道:“难道这不是夫人的意思吗?

       ”喜媚看见姜子牙一脸的坏笑,知道自己上当了。无奈只好任由土行孙捆绑。

        再说土行孙确实久疏缚技,捆了半天还是捆了个乱七八糟。惹得喜媚很是不耐烦,在前面一个劲的唠叨。 什么“将军,轻点,弄疼小女子了。

        ”什么“将军,小心,碰到小女子的咪咪了。

        ”什么“将军以前是不是个屠夫?这可是捆猪的手法啊。”

        喜媚越是捣乱,土行孙越是着急,越是着急就越绑不好,越绑不好就越没信心。

        姜子牙一看这不是办法,急忙掏出随身携带的手绢,一手捏住喜媚的脸颊,不由分说的把手绢塞入喜媚的口中。男子的手绢都无比巨大,把个喜媚的樱桃小口塞的严严实实。

       姜子牙又担心那小妞将手绢吐出,又取来土行孙的手绢叠成窄窄的布条勒在喜媚的口中,并系在脑后。

       “呜。。。呜呜。。。”

       喜媚一时说不出话来,便不住的摆头,试图挣脱掉堵在嘴里的手绢。

       呜。。。呜。。。”

       挣扎的声音越来越大,怎奈毫无成效。不一会,喜媚就放弃了,只可以听到从鼻孔中传出的厚重的喘气声。

        看着喜媚不时的困难的咽口水的样子,姜子牙很为自己的机敏感到满意。

        喜媚消停了,土行孙也恢复了些许自信和记忆。也许是喜媚身体的柔韧性太好了的缘故,土行孙决定放弃他以前最常用的将女孩小臂平行叠放的捆法,而是将喜媚的手腕向上交叉,整个胳膊从背后看成W型,这样把手腕捆绑结实后,再在前胸后背的仔细缠绕绳索,直至把喜媚的上身绑的象粽子一样。土行孙使用的依旧是经过他特殊处理的麻绳,把个乖巧的胡喜媚绑得玲珑剔透,娇喘连连。捆绑完上身,土行孙开始捆绑喜媚的下身。这对土行孙来说是个新的挑战。因为即便自己在当麻绳店老板可以经常捆供女时也是从不绑女孩子的双腿的,何况他现在面对的是一个青春少女毫无遮掩的亭亭玉腿。

       土行孙镇定了一下,决定先绑脚腕。将喜媚的双脚并拢后,先在脚腕上横向缠绕几道绳索后再在两腕间纵向缠绕收紧刚才横向捆绑的绳子,然后再把绳索交叉向上绑缚小腿,至膝盖处又如法炮制捆绑脚腕的方法,直至绑到喜媚的大腿跟。以上绑法完全依靠土行孙多年来的工程经验即兴创出的。最后就是土行孙最拿手的丁字裤。整个捆绑过程中总要碰及喜媚的大腿内侧以及私处,不免惹得喜媚一阵娇声呻吟,加之女孩下体所传来的淡淡的幽香,一时间弄的土行孙一阵阵莫名的兴奋。当所有的捆绑结束时,姜子牙看着眼前的胡喜媚娇羞涨红的脸庞,不住扭动的身躯,和呜呜呀呀的呻吟,实在觉得土行孙是在完成一种艺术创作。

       “将军果然缚技超群,大王给的任务将军定可出色的完成。”

        “多谢丞相夸奖,现在下结论唯恐尚早。”

        “难道我们的演练还不成功吗?”

       “倒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演练尚还没有结束。丞相您想,我们将要执行的可是大周开国第一次重大的典礼,一切可不能马虎。

         典礼隆重非比一般的仪式,时间也会很长,我们的绳索的强度和捆缚的方法是否可以保证在整个典礼过程中不被三个妖女挣脱可还不曾经过严格的测试,所以说现在下结论还为时尚早。”

        “将军所言极是,怪老朽考虑不周,那么将军如何测试呢?”

        “丞相放心,下官早有准备,只是。。。

      ”  土行孙看了看绑在一边的胡喜媚,“可能还得委屈一下胡夫人。”

       “呜。。。

       ”喜媚听得心里叫苦,一阵挣扎。

       “将军一心为大周,有何良策尽管使来。”

      “遵命。”说完土行孙一把将胡喜媚扛在肩上,此举也让喜媚受惊不小,在土行孙的肩头一阵的蹬腿,摆臀,呜呜做声。土行孙也顾不得这些,大步急走将喜媚扛到一粗大的柱子旁放下,并使之身体紧紧贴靠柱体。随即又取来麻绳将喜媚的足,膝,腿,腰,胸分别缚于柱上,一时又招引胡喜媚不住的挣扎。但见一切还没有完,土行孙又从口袋中取出各种夹子一样的东西,在喜媚的屁股,乳房,下体私处和绳索接触的缝隙间一阵的插插夹夹的。本来喜媚已经被绑得够紧的了,在敏感的部位又被插入这许多夹子一样的东西,那些地方酥痒难耐,又兴奋异常,立感羞愧难当,只得不住呻吟。

       姜子牙看得入神,又不免好奇,“请问将军这些是何物啊?”

      “丞相有所不知,这是下官最近发明的测力仪,用以测定绳索的疲劳强度的。”

      这里可能有一些事情需要补充,大周的军队攻破朝歌后,土行孙就被任命为大周的工程学院的院长,并教授理论力学和材料力学两门课。他刚才拿出的确实是他的实验室的实验仪器,而非我们熟知的SM用具。

      “胡夫人可能要被绑在这里两个时辰,用以测定我的新一代捆仙绳的疲劳强度和某些关键部位的拉伸,扭转的力矩。”说着土行孙用手指了指喜媚的乳房,私处,屁股。喜媚审视着自己全身被捆绑的样子,又看着两个死变态在自己身上指指点点的占便宜,不由嘴里呜呜的骂了一句。姜子牙的耳音极好,他似乎分辨出是“艹你妈。”

       姜子牙和土行孙离开了胡喜媚的房间,两个人都觉得意尤未尽,不约而同的想到了王贵人。文王只明令任何人不得非礼妲己,可没说胡喜妹和王贵人不能碰。此番捆缚胡喜媚令二人倍感过瘾,要说捆缚名女人的感觉就是和捆缚那些曹州城没见过世面的女孩子不一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关闭

网站通告!上一条 /1 下一条

QQ|请各位会员互相监督,发现违规信息及时举报到专用贴。|69绳艺网  

GMT+8, 2019-11-12 10:54 , Processed in 0.066158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